网站地图 推荐阅读 wap

帮帮团_帮帮团创业品牌信息网

热门关键词: 帮帮 创业 社区 开展 活动 2021年
首页 帮帮团创业 茶叶茶具 奶茶饮品 餐饮美食 零食水果 商超便利店 电子雾化 美容化妆 教育培训 帮帮团热线 关于我们

早教机构频“爆雷”跑路

发布时间:2021-10-29 16:22:33 已有:人阅读
10月中旬,南京一家知名早教机构“跑路”,4家连锁店相继关门,数百名家长遭遇退费难。一时间,关于早教机构的讨论再次引爆家长群。

近年来,早教市场日趋火爆。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相关报告显示,2015-2020年,我国早教行业市场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17.19%;2020年中国早教行业市场规模达3038亿元,受疫情影响,较2019年增长率仅13.6%,但潜在市场巨大,预计未来仍将持续快速发展。

江苏是拥有早教机构最多的省份之一。随着“全面三孩”和优化生育政策的实施,社会对科学育儿、托育服务认同度不断上升,婴幼儿入托的需求也日益增长。与此同时,早教机构监管缺位、标准缺失、师资力量薄弱等问题也随之暴露,监管规范早教市场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早教机构频“爆雷”跑路

“优仁家保育万达校区 2021年10月16日开始停业整顿。后续复课计划另行通知。”10月15日,一则消息让南京优仁家万达校区家长群“炸了锅”,数百名家长开始四处奔波要求退费,但均未果。

“今年5月30日报名优仁家万达校区早教班,一次性缴了一年费用15020元,才上了几节课就关门了。”南京市民赵嘉(化名)是参与声讨退费的家长之一,“听说还有家长一次性付了十几万元。”

此次多个校区同时“爆雷”,南京优仁家雨花客厅、建邺奥体、雨花阅城3家校区一并关停。“我家宝宝21个月大,9月2日在网上缴费,本来约好10月17日上试听课。大门都没进去过,36000多元就打了水漂。”家长王女士向记者吐槽,自己在网上缴费后,只签了电子合同,连一份纸质发票或者收据都没有收到。事情发生后,不少家长再进入签电子合同的后台,发现连合同都被删干净了。“要不是还能看到自己的转账记录,我真以为是在做梦了。”

10月26日,记者登录优仁家网站发现,预约体验课信息依然可以提交。记者随后致电其全国咨询热线4000259097,一位工作人员接听电话后告诉记者,目前4个校区均处于关停状态,对于已经缴费家长后续如何处理,暂不知情。

根据家长群自发登记,优仁家数百名家长损失共计约1000万元以上。而同属宝镇教育的南京长颈鹿美语培训中心也于10月7日突发通知关停,初步统计,长颈鹿美语的家长损失共计约4000万元以上。

“至今没有负责人出面给家长任何解释和解决方案。”一位优仁家雨花阅城校区的家长气愤地说,“反倒是其他托育和早教机构都打来推销电话,应该是优仁家把家长们的信息又卖给了其他机构。”而记者尝试拨打优仁家负责人的联系电话,截至发稿,始终未能与其取得联系。

“律师不愿意接集体诉讼的案子,到属地派出所报警没有下文。”不少家长遭遇退费难维权难。“对家长来说是金钱损失,对孩子来说则是心理影响。”赵嘉说,“孩子最近还在家里吵着要上课,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这不是早教机构第一次“爆雷”。业内人士透露,往年冬、夏都是培训机构关门、“跑路”的旺季。由于各地分公司都是独立法人,即便出了问题,宣布破产就可“一走了之”,承担的是有限责任。就算家长们打官司胜诉,拿回的补偿与投入的人力物力相比,也得不偿失。

市场蓬勃,但乱象不少

除收取大量课程费后“跑路”外,记者调查发现,火爆的早教市场背后还存在诸多乱象。

“有需要早教课包的吗?便宜转啦!”10月24日,在南京某知名早教机构还剩余20节课程的周弛,在小区业主群里发了这则转课消息。

“销售说报的越多越划算,50节课起步计算。”周弛告诉记者,从儿子9个月大时选择这家早教机构后,一次性报了近100节课,划下来每节课45分钟约180元。因为儿子上幼儿园后活动丰富,张弛决定退掉剩余的早教课程。“如果选择到机构退课,要扣除至少50%费用。”周弛说,签合同时没有注意这项“霸王条款”,销售也没有提示不得转课。“校区老师说只能私下转让,学校不承担任何责任。这意味着,承接者将面临无合同保障的风险,所以还不一定能转得出去。”

南京市消协系统去年共受理有关儿童社会教育培训类投诉455件,占全年投诉总量的5‰,其中95%以上与合同相关。

除了霸王条款,少则百元多则300多元的课时费,很多家长直言“很贵”。“再贵,也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南京市民方影刚做了奶奶,看到小区不少孩子都报了早教班,她让儿子快点去给6个月大的孙女也报上。

高昂的学费背后,却是参差不齐的教学质量。“只要你本科以上学历,形象亲和气质佳,有优秀的英语会话能力,具有爱心和耐心,喜欢萌娃。”这是某知名早教机构南通世贸广场店的招聘启事对早教指导师的招聘要求。“老师们的资质多是机构自行认定的。”在国内某知名早教机构工作多年的李慧告诉记者,国家对早教人员资质并没有明确要求,一些大学毕业生在经过短期内部培训试用后,即可上岗,很难保证教学质量。

不少早教机构还存在过度营销甚至虚假营销现象。根据优仁家网站显示,该机构教师团队100%的指导师拥有高级育婴、90%的指导师拥有全球早教指导师认证,90%的指导师英语专业八级,80%的指导师拥有幼儿教师资格认证。“多数老师英语可能只有四级,幼儿教师资格证也只有部分老师具备。”一位在优仁家工作3年多的工作人员跟记者透露,这种现象不仅限于优仁家,市场上多数早教机构内的老师并不具备国家认证的幼儿教师资格。

国际背景、双语教学等成为诸多早教机构的统一“招牌”。记者走访多家早教机构发现,不少早教机构都声称“全球同步”“美式教育”,开发潜能、情绪管理等宣传语也如出一辙。“其实很多都是加盟代理,并没有相关专业的资质。”上述工作人员坦言,大部分早教机构是以咨询公司等名义从事早教业务,只需工商注册即可,准入门槛较低。

细化监管责任,严把市场准入

一直以来,业界对0—3岁的早期教育颇具争议。业界普遍认为,早教非常需要,但绝不是填鸭式、把孩子往机构“一送了之”的教育,而应该是家长充分介入的教育,甚至有专家认为,“早教市场的服务对象应该是家长群体”。

为了让愈发蓬勃的早教市场更健康可持续,规范早教机构成为关键。首要的是明确监管主体。从学前儿童的发展阶段来看,我国0—3岁的婴幼儿归卫健部门管理,3—6岁的幼儿归教育部门管理,那么,早教市场到底应该归哪个部门监管?

“教育部门对这些机构经营监管无法涉及,而市场监管部门对其教学又无法深入了解。”业内人士透露,游离在教育管理机制之外的早教培训机构,多以教育咨询机构名义登记注册,并在取得营业执照后再变相进行教育培训,造成监管缺位的窘况。

而市场监管部门也透露出无奈——“我们只能对企业经营行为进行监管,如果企业有违法违规行为,肯定是一查到底。但企业若没有违法违规行为,监管部门就没有‘抓手’。”

即便是正规早教机构,也有“爆雷”风险,这还牵扯出预付款制度的完善问题。记者调查发现,大多数早教机构都是采用预收款模式经营,这些预收款很容易被作为后续扩张的资本。如果续费跟不上,那么资金链断裂的问题极易出现。

对此,省消保委消费维权公益律师团律师夏磊表示,如果近期早教机构倒闭与疫情、“双减”政策等有关,属于情势变更,在机构资不抵债的情况下,正常走破产途径,消费者较难返还预付款;但如果在机构已经确定不准备运营的情况下,还继续宣传让消费者交费,那就涉嫌诈骗,机构负责人应受到法律制裁。

如何减少早教机构“携款潜逃”的可能性?“商务部出台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要求,单张记名卡限额不得超过5000元。早教机构的预收款与办理预付款本质上相同,建议在限制预付款不超过3个月基础上,再参照管理办法的要求限制单次预收款的额度。”夏磊说。

也有法律界人士建议,可建立第三方监管制度,用户的预付费不直接进入机构账户,而是由第三方支付平台根据教学进度、服务内容,按月、按课时划拨结款,使预付资金与机构处于隔离状态,减轻相关机构“爆雷”后客户追款的难度。

“目前校外教育机构大部分是连锁品牌,消费者也是冲着品牌去报名的,但是当其中一家机构倒闭之后,品牌授予方并不受影响。对于品牌授予方来说,是否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而不是只顾着卖品牌赚钱?”夏磊认为,应加强对连锁品牌经营监管机制的顶层设计,在不同层面上进行监管。

专家建议,用好“有形之手”,尽早厘清早教机构属性,在制定监管标准、明确监管主体及监管作为等方面下功夫。界定早教市场监管责任主体,细化监管责任,对培训教育机构的设立、收费、教育标准、师资力量及安全设施等方面进行严格审查考核,需要在国家层面研究制定相关的行业规范以及行业标准,严把市场准入关,比如采取教育机构审批备案机制,降低运营风险,避免早教的过度商业化与管理混乱。同时,加强普惠性服务,通过政府给政策、企业降价格、使用者付费等方式,做到价格可负担、质量有保障、运行可持续,“让市场、政府、家庭共同育儿”。(来源:中国江苏网)


首页 | 帮帮团创业 | 茶叶茶具 | 奶茶饮品 | 餐饮美食 | 零食水果 | 商超便利店 | 电子雾化 | 美容化妆 | 教育培训 | 帮帮团热线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2-2019 福建帮帮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www.bbthy.net 版权所有

电脑版 | wap